汉堡造型艺术学院交流
2014-07-02

by 于洪(版画系)

                                              

2011年末,我申请了我院的2012年度选送青年教师赴海外研修培训计划并入选。2012108日至2013315日期间,我应汉堡造型艺术学院外事处负责人ANDER KLIER博士的邀请,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该校进行交流学习。临行前,KLIER告知我汉堡造型艺术学院(HFBK)的ASA留学生交流项目突然有一个名额空缺,能提供免费的住宿,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当时我正在联系留德期间的住宿,得知有此机会便欣然应允,于是我就有了双重的身份,得以在没有学生身份的情况下融入留学生的学习与生活中,零距离地体验德国院校的教学模式。在德国的学习与考察期间,根据事先制定的考察计划,我参加了若干德国教授的课程,基本了解了该校的教学模式并且重点考察了该校的版画工作室并制作了若干版画作品,在此期间的作品参加了三个展览并接受了德国贝伦贝格杂志(BerenbergMagazin)的专访并发表在No.14期上。在学校的课程时间外,我还专门考察了3个欧洲院校中的版画工作室,3个私立版画工作室,并且邀请其中两位教授参加2015年我院举办的INPACT国际版画会议。

 

一、汉堡造型艺术学院及ASA交换留学生项目的基本情况

汉堡造型艺术学院是德国的一所著名的艺术大学。汉堡造型艺术学院成立于1767,开设有多个本科和硕士专业,本科专业有雕刻艺术、设计学、电影与数字影院、图形/印刷术/摄影、舞台布景、制图、理论与历史学、媒体学、小学与初中造型艺术教师专业、高中造型艺术教师专业和特殊学校造型艺术教师专业等专业方向,硕士专业有雕刻艺术、设计学、电影与数字影院、图形/印刷术/摄影、舞台布景、制图、理论与历史学和媒体学等专业方向。热门专业有造型专业和教师专业。此外,汉堡造型艺术学院还具有授予博士学位的权利。汉堡造型艺术学院虽然有专业之分,但没有设置固定的课程安排和学习重点,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所有的课程和工作室,学校尽可能使学生能按照自己的需求获得艺术和科学方面的知识。每学期初,学校网站上会公布教授所开的课程,学生可自行通过EMAIL联系教授,安排自己的学习课程。除了公共课程以外,学生还可以单独约见教授。这里的教授主要负责教授观念及制定学习方案,具体的制作要到各个不同的工作室中去实现,这些实验室包括人工合成材料、音频实验、CAD/ 3D、陶瓷、数字编辑/电影、数字排版和图形、电子、电影、专业视频非线性编辑、精细金属制品、金属、混合媒体、摄影(模拟)、摄影(数字)、暗房技术、石膏、数字印前、版画(蚀刻、石版、数字、综合)、模拟出版、丝印、纺织品、视频、木。所有的工作室都不大,但都设备齐全、管理有序,每个工作室都有专门的技师管理。任何学生都可以使用工作室,但必须事先进行预约,在技师专门指定的时间段才能进工作室学习。技师除了管理还需要帮助学生学习技法及完成作品。

ASAArt School Alliance)交换留学生项目自201010月开始,汉堡造型艺术学院每年与签订交换协议的国外学校开展的为期一个学期的交换生学习项目,6名汉堡造型艺术学院的学生与其他七所学校的6名学生进行交换学习,由接收学校提供免费的住宿与学习,我院是全球签订协议的七所学校之一。ASA留学生公寓坐落在汉堡市文化中心卡罗琳街(Karolinenstrasse),有两套带工作室的宿舍,我所居住的那套能容纳四名留学生,有四个单间和很大的公共工作空间,还有厨房和两个厕所,生活非常方便。在整个学期中,学校会安排78位不同专业并且会英语的教授专门到ASA留学生公寓与交换生进行交流指导。交换生还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根据网站上的课程表通过EMAIL联系教授来安排自己的学习计划。宿舍中的公共空间可供交换生进行艺术创作,并在学期末毕业展前夕举办名为“开放工作室”(Open Studios)的展览来展出自己的作品,届时会有学校的领导、赞助商、教授等前来祝贺与观摩。

 

二、学习交流历程

1、教授来访与约见教授

此次与我同期学习的还有油画系研究生徐子辰,我们一起住在ASA留学生公寓。到汉堡的当天下午我参加了学校的交换生迎新会,见到了和蔼的ANDER KLIER女士,随即由KLIER带领参观了学校的各个工作室。在随后和KLIER的单独交谈中,KLIER向我介绍了ASA项目和该校的一些基本情况。

第二天下午,理论教授Hanne Loreck来访,HanneLoreck教授非常随意,没有穿袜子也没有系皮带,高兴的时候就会直接坐在桌子上。我们共到了七人,分别展示了以前的作品,每人十分钟,两个小时很快在交谈中度过。此后直至学期末,Hanne Loreck Matt Mullican Werner Büttner Thomas DemandMichealaMeliànJuttaKoether Hanne LoreckAuselmReyle教授分期来访,每次来访时间约为2个小时左右,主要讨论各自的作品与想法。除了ASA的课程安排外,我和徐子辰还约见了著名油画教授Werner Büttner,参加了HEISER教授的当代艺术理论课程。与国内相比,这里教授的地位很高,而学校领导是为教授与学生服务的,在学生中的威信并不高。大多数教授的作品是综合性的,包含了绘画、声音、标语、雕塑、影像、摄影、装置(installation)和平面美术等领域。教授们的授课方式非常自由,在课堂上学生可以抽烟甚至喝酒,但都非常安静。教授在授课时更喜欢讨论,德国学生很愿意发表自己的观点,并且情绪较为激动。大部分教授并不关心你所会的技能,而是关心你的想法和想法的真实性,“what do you want”和“from you heart”是德国教授经常提到的两点。在汉堡,无论教授或是学生,从事绘画的人数非常少,学校的绘画教授只有Werner Büttner。在绘画领域中,德国表现主义风格一统天下,成为新的学院艺术。德国的学生大都非常自信,有强烈的创新欲望,对传统艺术样式并不迷恋,一些德国传统艺术项目,如铜雕、石版画等,已面临失传的危险。相比国内,德国艺术院校更具有自由的精神,学生也更加独立自主,但这种自由也有可能带来许多负面效应,即传统文化、技艺以及评判标准的丧失。

 

2、铜版画、写生与水墨画创作

由于我在版画系担任版画实验室主任一职,所以HFBK的版画工作室是我重点的考察对象。RainerHFBK版画工作室的技师,全面负责版画工作室的管理。刚到汉堡的第三天,我就去版画工作室参观并拜访了RainerRainer非常热情地带我参观了工作室,然后约定了下一次见面以及我能开始工作的时间。版画工作室并不大,只有四间教室,大约200平方左右。其中较大的房间是石版工作室,两间30平米左右的房间分别是铜版画的印刷间与腐蚀间。另一较大房间摆放了一台大型的UV打印机,用来承接各类打印业务。铜版部分有两台铜版印刷机,一台手动一台电动。石版部分因为缺乏耗材与感兴趣的学生而关闭。工作室的空气质量很差,因为德国的室内都有暖气,所以存在着保暖与通风的矛盾。工作室的开放时间是上午10点到下午5点。Rainer对德国学生注重观念而忽视技艺的态度非常失望,对教学的自由松散也颇有微词。要想进入工作室,必须听从Rainer的安排,因为学生操作时Rainer必须在场并给予指导与帮助,所以Rainer一般一天只能接待三到四个学生,其余的学生只能等待,效率非常低下。由于德国学生数量极少,这样的管理方式才能实施,在我校则完全不可行。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陆续在工作室制作了若干幅铜版画,全面使用体会了工作室的各项功能。与我校的实验室相比,无论在面积和机器的数量上,这里的规模都是相当小型的,但在机器的质量、耗材的供应、维护管理水平上,这里是一流的,在许多细节上都值得我校借鉴。

 

初到汉堡,最直接的感受是空气非常新鲜,能见度极高,阳光灿烂但不耀眼,景物的暗部色彩非常透明,完全是欧洲绘画中的色彩。由于宿舍周边有一公园,在没有课程安排的时候我就会去那里写生,感受美好的景致。可惜汉堡的秋天很短,到了11月就开始转冷,阴霾将主宰整个漫长的冬季,室外不再适合写生。在寒冷的日子里,我就在宿舍开始创作大型三条屏水墨画《HOPE》,表现的是在废墟中顽强挺立并刺破天空的三座教堂。我用积墨法来表现教堂的厚重,用西方中世纪绘画中独有的金色来描绘天空,用红色的大雁来代表希望,表达重建与拯救的主题,这也是我在德国感受最深的映像。

 

3、展览

与国内不同,德国学生非常热衷于自行举办展览,但很少在正式的画廊等场所举办,家里或街边的小店即可。每个周末学校都会有展览,这些展览完全不同与国内,非常小型且放松。没有开幕式与前言,但海报等宣传工作非常细致。展览开幕时间一般安排在晚间,22点以后会非常热闹,办展览的学生往往借机出售啤酒,还会请来音乐DJ,整个展览更像是聚会(PARTY),大家喝着冰啤酒往往要聊到次日凌晨。来自维也纳的交换生米莎依拉(michaela)在自己的宿舍组织了名为大工作室(the large studio)的展览,邀请了各地30多位年轻艺术家参展。整个展览的宗旨是将艺术生活化,不接受绘画作品。参展作品大多是非常小型的装置作品。在展览现场,观众甚至很难从宿舍的生活用品中区分出艺术作品。我参展的作品是行为作品《轮回》(transmigration),我首先制作了一批圆形的饼干,然后在展览开幕时邀请35名观众在饼干上咬出自己的牙印并用鲜红的果汁签上自己的标记,完成后将这些饼干放在玻璃罩下展示。在展览结束的当天,我将这些饼干敲碎糅合成粉,重新制作出原先一样数量的圆饼干,再分发给观众食用。留学期间,不同国籍的人共同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难免会有许多由于不同生活方式、文化背景所引发的隔阂,正如艺术一样,由原先与生活不分的状态演变成受人景仰的神圣之物,丢失的是艺术的原初本性。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制作了这件作品。

Open Studios展览是ASA项目规定的汇报性质的展览,10名交换生在ASA宿舍展出这个学期制作的作品。2013124日晚6点,HFBK的校长MARTIN KÖTTERINGKLIERFILOMENO等学院管理人员以及该项目资助商等出席了开幕式。学校网站及贝伦贝格杂志(BerenbergMagazin)的记者进行了采访。我的参展作品之一是《HOPE》组画,包括三条屏的水墨、铜版画、草图、手稿、速写等,另一件作品就是《轮回》(transmigration)的摄影图片及模拟的饼干展台。这个展览随后被转移到提供项目资助银行的休息厅内继续展出。

HFBK的毕业展在2013221日开幕,展览的场地就在学校的教室,毕业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布置教室,作品大多是装置与影像。在门厅里能拿到展览的导示图,整个展览非常热闹,随处都能买到啤酒,观众大都拿着啤酒随着人流参观或三五成群的聊天。展出作品的水平层次不一,有非常认真对待的巨型装置作品,也有随意应付过关的粗燥作品。展览最后由教授团评出了两个约10万元人民币数额的奖项,用来资助学生毕业后的艺术创作。在德国的艺术学生都很明确一点,就是不会对今后的物质生活有太多的奢望。

 

4、欧洲版画工作室考察

院校中的版画工作室,除了HFBK的版画工作室,我还相继考察了德国柏林艺术大学版画工作室、意大利博洛尼亚美术学院版画工作室。在欧洲,除了院校中的版画工作室之外还有许多著名的私立版画工作室,我考察了其中的德国汉堡私立版画工作室(Atelier für Druckgrafik) 、法国巴黎的IDEAM石版画工作室、法国巴黎的17版画工作室。这些版画工作室规模都不大,但在管理与运作上非常出色,这也是我校版画实验室欠缺的。

 

总结回顾整个研修过程,收获是丰盛的,一方面我掌握了欧洲重要版画工作室的建制与管理模式的一手资料,能为我院版画实验室的建设提供切实的参考依据。另一方面,德国艺术院校在教学理念及教授的艺术观点上与我校有许多不同,由观念的差异所产生的思想碰撞能切切实实让我反思在课程安排及教学上的不足。回国后的四月,我在版画系实验室主讲了“技与思:从欧洲版画工作室谈起”的讲座,就此次出国考察的收获向版画系学生做了详细的介绍。最后,要特别感谢我院对于青年教师的扶持与支持!感谢人事处、外办、版画系对于我此次出国研修给予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