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造型艺术学院交流
2014-07-02

 by  於劭扬(建筑艺术学院)

 

我从201210月至20137月于德国斯图加特国立造型艺术学院交流两个学期。期间体会感受,大致记录如下。

 

1.关于交流学校

德国斯图加特国立造型艺术学院Staatliche 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Stuttgart简称ABK, 但是大家更喜欢叫它AKA。学院的学生数量不多,我所在的建筑系里大家几乎都认识,这样不管是日常打招呼还是学术交流起来都很方便,气氛很好。

 

2.关于教学体系

我跟了两个学期的AKA建筑系MASTER课程。这里的教学体系是以学分制为基础的大小课教学。

 

所谓大课Entwurf是贯穿整个学期的主设计课,每个学期的课题都不一样,由学生自由选择,一门主设计课的学分是12分。所谓小课Seminar可能可以翻译作讨论课,课题较之主设计课点要来的小一些,时间跨度上比主设计课短一些,一门讨论课的学分是3分。要按时完成学业规定学分的话,一个学期大致需要报一门主设计课和三门讨论课。

另外,所有课程是分研究方向归类的,如城市建筑、结构建造、居住建筑等,毕业时每个方向必须修满至少三门课程,这就避免了偏科的问题(这也许与当地建筑师执业制度有关,MASTER学生毕业后工作两年无需考试即可开业,这就要求了对于MASTER学生的毕业必须要有极高的标准)。

 

由于这种体系,AKA并不像国内的固定导师带固定学生。这里教授们各自的研究方向是明确的,每学期所开课程虽然不同,但是都是根据他们的研究方向为主题的。学生的全方向毕业要求使得他们会上到每个教授的课程,这样学生与教授之间都互相了解,在任何时候有任何方面的问题都能找到相关的教授问询,我觉得这是一种有利于提高教学效率的方法。

而且,自选课给学生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不同的尝试也许会带来不同的思路。相对比国内的体系,我不是说有固定的研究方向不好,而是有时会觉得我们在本科阶段的教育训练,也许还不够全面、深入到使我们达到能够开展专项研究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些可选择的选项也许更利于学生之后的发展。

 

3.关于日常教学和生活

在学期初选完课之后便开始进入日常的教学阶段。

 

大设计课一般一周会和教授碰面两次,每隔两三周会有一次小的汇报,中期和终期各一次大汇报。讨论课一周一次,平时就是讨论看图,有中期和终期。

 

AKA的学生喜欢在学校里干活。因为大家都很熟,遇到问题可以找人讨论询问,大家也乐得了解彼此的工作进度,互相帮忙是很愉快的事情。而且这边的教学注重模型试验,学校里的工房设备齐全,工房老师常驻在工房内提供技术指导和支持,所以在日常教学中工房是经常会去的地方。总之这里是个工作学习气氛很好的地方。

 

AKA常有跨学科的课程,我没有具体参加过,但是有空的同学们经常会报一个其他专业的小课或者WORKSHOP。工业系的跑过来做个小建筑设计、平面系的跑去做个陶瓷试验、建筑系的去拍拍小电影,都是对本专业的学习提供新方法新视角的好途径。

 

3.1教学理念

以前印象中的德国人都是严谨刻板的样子,来了之后才发现同学们的思路还是很天马行空的。经常是一个设计课初始的时候就开始头脑大风暴,也不管合不合理,觉得好玩就开始做,但结果也往往是被教授一串有关合理性的问题给毙了。

 

在跟了两学期的课之后,大致对德国式的建筑(教学)理念有了点感受。不追求泛地标式的新奇而吸引人眼球的形体,不需要那种花哨的无用的多余动作,因为那既不经济也不实用。你可以有你对这个场所和设计目标的个人理解,但是你要用最简单明了自然的办法解决这个设计问题。这种办法可以是低调寻常的,也可以是异形庞大的,只是不要做作的,因为这种教学的点我觉得是在如何用最合适简练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设计的理解。之前有选过一门可动结构的讨论课,课上有两个同学精通参数化设计,搞出来一套极其复杂的开合系统,还做出了电脑控制的实体电动模型,我们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教授只是评价说不需要搞的这么复杂,想个简单点的办法就能解决。所以我觉得国内的同学们也不必觉得国外的就一定都比我们要好,关键对于自己的设计有个全面系统合理的解释就没问题了。

 

第一学期跟的城市规划类大设计课:为法国港口城市Le Havre在其世界遗产城区和港区之间的小岛做激活场地的规划。

我做的方案以注入活跃的学生活动来激活场地及其周边城市区块,延伸港区城市肌理至场地内作为校园的规划框架,以世界遗产城区街区建筑单元原型填充构成校园建筑,并做了如何从现有功能逐步转化到校园,再如何将校园与周边城市功能交融模糊的阶段性思考。

设计的每一步都有详细扎实的分析推导,将设计思路表达的很清楚,这样虽然整个设计看上去很普通低调,但是却比有些做的很异形很抓人眼球的设计更获得教授和同学的认可。在第二学期以我们的规划为基础的本科设计课程上,我的方案是最多人选择的基地。

图为作品在巴黎参展。

 

3.2 Exkursion外出考察

除了日常在学院内的教学活动,每个大课程和一部分小课会组织为期将近一周的外出考察Exkursion,类似于我们学院的下乡活动。就我所在的建筑系来说,外出考察的任务是针对这个课程的设计内容,有选择性的去参观考察同类建筑和考察城市的其他重要建筑作品。

 

在出发前会进行一套细致的准备工作。每个人都需要分工去调查将要考察的建筑概况和到达方式,然后汇编成小手册,以便大家在考察进行之前能对考察对象有所了解。所有交通和住宿内容都需学生们自行商量解决。到了考察城市后,教授和助教会带着同学们一处一处进行考察,每个人需在实地对之前负责调查的建筑再做一次口头讲解。

第二学期在德国汉堡考察。图为大家正在听Kany同学讲解她负责调查的建筑。

 

3.3关于汇报

也许是已经过去了太久,我对我本科阶段的课程设计汇报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了,只记得大多课程都是最后交下模型和图版就行了,真正要当众汇报的次数并不太多,而且也挺随意的就过去了。

 

AKA的汇报一般分为几周一次阶段性的汇报、中期汇报和最终汇报。这些汇报都是需要将所有内容整理好打印出来贴在墙上,然后向教授和全班同学讲解,类似于我们的毕业答辩。而且由于AKA建筑楼的特别构造,汇报评图全在公共走道和大楼梯平台上进行,所以任何感兴趣的人都可以过来参加。

第二学期课程AKA COURTYARD于公共走道上进行的最终评图汇报。

 

楼梯平台上的汇报

 

我认为这种频繁的公开汇报是很好的一种锻炼,有助于在课程进行中时刻理清设计思路,对设计走向有阶段性的明确把握,有助于通过参考别人方案的优点和不足来完善自己的设计,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有助于提高学生的口头和图示表达能力,这对于日后职业中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3.4 夏季展

夏季展是AKA日常教学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节日。在每个夏季学期结束的那个周末都会举办一次全学院性的对外开放的大联展。和我们学院不同的是,我们的是毕业展,而AKA夏季展的展出内容是全院各年级这一学年两学期各系的课程作品。这就使AKA日常的教学状况很清晰的对外展示出来。

 

夏季展开幕时AKA的大院里会摆满了桌椅,院角里搭起出售饮料食物的大篷车,几乎全学院的学生和家长都会来,也有毕业了的学生回来看展探朋友。平常忙于学业工作不常见的同学都能围坐在草坪上铺开了野餐垫一边吃喝一边聊天一边等院长做开幕词,气氛就跟过节一般。

 

 

2013AKA夏季展。近处的草地上同学校友们喝着酒聊着天,远处“贝壳棚”下院长正在致开幕词。

 

夏季展参展作品——

左图:第一学期大设计Le Havre Complex,右图:第二学期大设计AKA Courtyard课程展区

 

第二学期课程“未来餐厅”竞赛作品模型与图示。

 

3.5 业余生活

这边同学们的业余生活说单一也单一,说丰富也挺丰富。

 

因为这边学校的MASTER课程比国内的要多,同学们如果想要实习实践往往需要错开课时找非全职的实习。除了建筑设计事务所,也有选去模型公司实习的,还有个同学还做过几天带小孩的兼职。

 

有时想想他们的时间排得挺满的,但是他们还总是神奇般地抽得出时间去各种聚会、派对和酒吧,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不可少的社交。在我们的学生公寓里,每周三晚上都是固定的酒吧夜,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什么话题都有。我们提到过在国内很忙,大家聚在一起活动聊天的时间并不多,他们觉得挺讶异的,觉得这么重要的生活一部分不该被如此轻视。

 

 

 大家一起做各自国家的美食然后边吃边聊天是一种喜闻乐见的日常社交形式.

 

4.关于游学

难得有机会来到国外,除了学习之外,游历自然也是不可少的。很多之前看到过听说过的事情、说法或者现象,在亲自游历了之后,会有深刻的体验。

 

德国学校的节假日不算少,利用这些节假日我也跑了不少国家。在物质层面国外与国内的差距确实在不断缩小,所以短期出国的人也许感觉不到太大的差异,而在这儿呆久了之后,才会发现为什么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的原因。国民素质、行事态度、处世心态、社会责任感等等都是原因。也许这是快速发展中国家的特征,我们也不能要求马上改变什么。可能有些人因此萌生了移民的念头,但是作为有责任感的人,体会过这种差距的我们更应该要思索如何才能使我们的国家也达到这种全面的发达,以所学的建筑专业如何才能起到这种促进作用。毕竟任何专业都不是孤立的存在,单讲纯粹专业上的进步是无意义的,最终目的都是推动这个文明的发展。

 

即使是在用地紧张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城市发展过程中仍然对原有的众多运河进行了保留和维护,而非填河盖楼,保持了亲水宜人的独特城市魅力。

 

另外作为建筑专业的学生,在游历期间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于历史建筑的态度问题。 欧洲城市游大体的模式都是老城游加博物馆。相较于新建的城市区域,人们更喜欢在老城中品味这座城市的味道,因为老城的城市建筑空间往往体现着带有明显地域特征的城市历史变迁。我所到过的欧洲城市的老城部分,除了毁于战火,其他的大多都保存的极为完好,而且不断进行着的修缮维护工作。每当看到那一片片地域性明显且极富历史与美学价值的老城,低头想想我们的老城在哪里,每次都是心中一阵绞痛。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而且急需解决的问题。

另外,欧洲城市规模都不大,各种系统都做的十分到位。这也许和人口数量有关,但是国内现下城市规模急速扩张的状态是会产生一定的问题的。 迅速扩张的城市导致相应的各种配套设施系统跟进不及,许多细节问题被忽视(比如最简单的标示系统,刚回国的几日里对我们国内不够细致的标示系统还是挺不适应的,经常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觉得这里面有好多都是我们艺术设计类院校能够提出缓解解决方案的或是发挥影响力提高公众整体审美水平的。

 

 

做地铁站不一定要挖空心思如何繁复装饰去体现如何如何的内涵,如瑞典斯德哥尔摩蓝线地铁站洞穴般简单原始的美更令人印象深刻。

 

5.关于外国人对中国和中国建筑的概念

在前去交流以前,我有打算过要了解外国人脑中的中国建筑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到了那边之后,结果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西方人对于中国的了解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

 

和学生公寓里的学生们聊天,在他们的印象里,东亚几乎混为一谈,他们会以为中日韩之间没有语言障碍,对中国现下的发展状况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他们只是知道中国很大很大,有好多好多人,然后对中国制造会表达一种感叹。与国内人觉得中国制造就是山寨就是质量不高的印象不同,他们更多的有一种全世界这么多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的,好厉害这样的感叹。

 

相对应的,在AKA学习的中国人没几个,AKA的学生对中国也不甚了解。他们对于我们报的更多的是一种好奇的心态,有同学常会问我些古代中国智慧之类的奇怪问题,也有同学对各种稀奇古怪食材的中国菜抱有很大兴趣。而对于中国建筑,他们的印象中只是古建的大屋顶和翘起的屋角,对于现代中国建筑他们则都不大清楚,连刚获过普奖的王澍老师对他们来说也有好多人都不知道。他们知道更多的是日本建筑,甚至还有专门的讨论课。当我跟一个同学提起榫卯结构,他说啊那是日本的吧?这不免使我有些郁闷,也许是中国建筑在西方主导文化下的影响力太弱,也可能是我们国人对自己的历史建筑太不够珍惜,导致大量的损坏和缺乏系统全面的普及推广,也只好暗自想想之后我们当如何努力发展我们本土的建筑才能使外国人对中国建筑有更好的认识和了解。

 

6.关于交流生

 

在斯图加特的时候了解到这边的交流生还是不少的。AKA里的交流生数量也不小,第二学期的主设计课上,我们班一半的人数都是交流生。

 

这边的交流生主要是欧洲ERASMUS计划内的学生,他们有学分要求和资金补助。他们会花大量时间呆在学校内修习能取得要求学分的课程,也花很多时间去学习德语以便能更好适应当地的学习生活。他们的学分要求会比普通本校学生还高一点点,所以交流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对比这些ERASMUS的交流生,我们学校过来的交流生就显得比较不同了。因为绝大多数我们的交流生只有一个学期的时间,而出国机会难得,有大量需要考察游历的内容分布在欧洲各国,就势必会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到访这些点,所以这就导致我们的交流生往往没有时间在校内完整地跟完一个课程。而在学校待的时间短,则无法很好地融入这个学校,难有全面的体验感受。我不能否定这种现象,虽然我都是利用节假日出去游历,但是是因为我有两个学期的时间,若是我也只有一个学期,我想也许我也会花很多平常时间跑出去考察。

 

我的同学有时会问我:好像没怎么在学校见过你的朋友啊,他们最近在干吗呢?我向他们说了我们大部分交流生的这种状况,他们表示能够理解。但是他们会对积极工作努力付出的同学和做出的成果表示敬意,而不是因为你跑过多少地方而觉得你很厉害。而且我觉得若是使交流学校的师生留下了从我们这儿过去的交流生都不怎么待在学校里上课的印象,这对我们学院来说也不会是一件好事情。

 

 

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一起生活交流,真的会收获不少,而且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6.1 关于交流项目的建议

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学校能够考虑提供更多两个学期交流时间的可能性,并且加上一定的学分要求,并且可能的话在完成学分要求的前提下也可以提供一定的资金补助。这样既有充足的课余时间可以开展游历考察,又能保证在正常教学时间内能更好地融入并且体验国外的教学和理念,无论对于交流学生的交流效率还是我们学院对交流学校的印象和影响力都是更好的选择。

 

也许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但是我觉得加强与海外的交流是符合我们学院建设世界一流院校的目标的。我所去往交流的AKA号称是全德建筑学排名第一的学校,其建筑系内常年都有不小数量的交流生,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思想交流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成果,这对AKA的学术创新和学院竞争力提升都有着不小的贡献。而且就我们学院而言对外部世界有更全面的了解和交流也有利于我们学院学生素质的提高和建设世界一流院校工作的推进。

 

感谢

最后还是要感谢学院给了我这一次时长两个学期的海外交流机会,感谢学院外事处、研究生处、建筑艺术学院以及我的导师康胤老师在申请交流和交流期间给予我的帮助,使我的这一次交流满载而归。同时也还是希望学院能为更多同学提供这样的宝贵机会!